逐梦人 “中国第一将军县”的“红色密码”
来源:新京报 本文摘要:逐梦人 “中国第一将军县”的“红色密码”,红安,红军,红安县,红四方面军,秦基伟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

  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征途上,基层涌现出了无数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逐梦人”。

  为铭记奋斗历程、担当历史使命,在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新京报特策划建党百年专题报道“逐梦人”,围绕红色文化传承、南水北调、灾后重建、脱贫攻坚、伟大抗疫等主题,先后赴湖北红安、郧阳、武汉和青海玉树州、海东市互助土族县班彦村,深入百姓生活、深入实践沃土、深入基层实际,采写鲜活故事。

  “中国第一将军县”的“红色密码”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这首《黄安谣》,几乎每个红安人都会唱。

  红安,原为黄安。1927年11月13日,面对白色恐怖阴影,黄安、麻城两县数万农民武装打响了鄂豫皖地区武装反抗国民党右派的第一枪。黄麻起义是继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在长江以北地区领导的首次农民武装起义。

  据统计,红安为新中国诞生献出了14万英雄儿女的生命,其中登记在册烈士达22552人。在革命战争年代,这个山区小县输送了6万多名指战员,至新中国成立时,生还者仅1%,这其中走出了董必武、李先念两位国家领导人,韩先楚、秦基伟、陈锡联等223位共和国将军,红安也被称为“中国第一将军县”。徐向前元帅为红安题词“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

  

  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进大别山红安,探访红安崛起的“红色密码”。

  “14万红安人为革命牺牲,我们红安是血染红的”

  红安七里坪镇熊家咀村83岁的村民姜能山,60年来一直在做一件事,为鄂豫皖革命斗争中牺牲的73名无名烈士守护墓群,从未间断。

  熊家咀是红安革命的发源地,1927年革命烈士程昭续发动300多名农民举行暴动,打响了黄麻起义“第一枪”。

  1930年春天,红军在鄂豫皖地区浴血奋战。设在姜家岗的红四方面军医院每天都要接纳大量伤员,很多人因伤势严重而壮烈牺牲。后在村民帮助下,73位烈士集中安葬在姜家岗村东的山坡上。

  

  中共鄂豫皖省委会旧址

  姜能山是一名红军遗腹子。1938年出生时,父亲姜德善已惨遭敌人杀害。“在红安,流传着一句‘一要三不要’:‘要革命,不要家、不要钱、不要命’。14万红安人为革命牺牲,我们红安是血染红的。” 姜能山说。

  “140000”,这个数字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上,显得格外醒目,它成为红安人不能忘却的一个数字。

  

  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

  这座高3.3米、长74米的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上,镌刻的是22552位红安革命烈士的名字,密密麻麻。从名字排序看,他们很多来自同一个家族同一个辈分,有的甚至全家阵亡。

  22552名在册烈士之外,更多的是无名烈士,浓缩在醒目的“140000”里,他们将全部的热血洒在了革命征途中。

  

  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

  “80后”蔡俊现在负责红安县旅投公司对外宣传工作,她已从事红色文化宣讲13年了。蔡俊的曾祖父蔡锡松19岁参加工作,21岁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壮烈牺牲,1983年被民政部批准为烈士。

  “2008年6月,我考进了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做一名宣讲员,我爷爷听说后可高兴了。我与曾祖父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上,蔡锡松是登记在册的22552人之一。蔡俊说,“曾祖父是幸运的,烈士墙上有他的名字,而更多人成为了无名英雄。每次宣讲走到烈士纪念墙边时,我都有一种别样的心情,谨慎、敬畏同时很激动。我知道,我讲的话,曾祖父能听到。”

  “红安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红安之所以红,是用烈士鲜血染红的。作为新时代青年、作为烈士后代,我有责任接好接力棒,继承好先辈遗志。”谈起曾祖父,蔡俊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惋惜曾祖父牺牲的太早了,没能见证我们走向富强,另一方面很自豪他为革命而牺牲。”

  “鄂豫皖地区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山山埋忠骨,岭岭皆丰碑。”红安县档案馆馆长、史志研究中心主任辛向阳说,红安为什么这样红,不仅因为这里出了200多位将军,更重要的是红安为革命牺牲了14万英雄儿女。

  “让村民永远记住我们村牺牲的先烈”

  七里坪镇观音阁村村委会的一间大会议室墙上,镌刻着该村戴先春、戴本太、秦敬义等55位烈士的名字。

  这个创意来自村支部书记秦秋平,他是少将秦光远的侄子。“无论是村民开会,还是游客参观,这55位烈士名字成为绕不过去的点。我想让他们永远记住我们村牺牲的先烈。

  

  观音阁村村委会

  秦光远出生于1913年,1931年他和同村55个年轻人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后来,55位战友先后倒在了战场上,只有秦光远一个人活了下来,这成了他心里一辈子的痛。秦光远后任职武汉军区,1955年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2年在武汉病逝。

  “我伯父总是说,他对国家有功,对村民有愧。生前自己拿3000多元为这些烈士修了纪念碑,碑后边刻着55位烈士的名字。”秦秋平记得,伯父生前每次回村,老人们会问,我的孩子呢?秦光远不说话,总是拿着手枪对着天打两枪,来告慰这55位战友。“我曾多次去武汉看望他,伯父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窗前发呆,孤独地望着窗外,他一定是想念他的战友们了。夏天疗养时,伯父就回到红安看一看。”

  秦秋平曾为了工作,去武汉找伯父秦光远帮忙,“他不同意,要求我们不要搞特殊化,我们兄弟姐妹他都没有安排工作。伯父总是叮嘱我们,在村里要尊老爱幼,做人做事要公道正派,要帮助烈士后代和家属,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如果做了不要对外说我秦光远是你的伯父,我也不会帮你。

  秦秋平后来在大连务工,长期做货车司机。2008年村委换届时村里青年人短缺,村民们便请秦秋平回来担任村支部书记,一干就是13年。“当时伯父已去世几年了,我给伯母打电话问怎么办,伯母说,你是党员就要回去,挑起村里的重担。”

  最开始担任村支部书记时,秦秋平的压力很大。他不会种地、种田,离开太久也不了解村里情况。为了做好群众工作,他就自己买了辆摩托车,村民有需求就随叫随到。“那时没有工作方法,只能用笨办法来获得百姓的支持。到田间地头,见面递上一根烟,跟他们谈心,宣讲政策。每天和老百姓在一起打交道,讲原则、懂政策,当好宣讲员,在做决策时公开透明,不优亲厚友,老百姓慢慢就信任了。”

  让秦秋平最伤脑筋的是如何利用这块红色土地发展旅游经济,带动村民发展。“我们村有着浓厚的红色文化,2019年村里重新修建了红军烈士纪念碑,成为观音阁村的精神地标。最开始我们村两委5个人,每人拿出两千块作为活动经费,后来又发动群众来做红色旅游经济,对秦光远故居进行保护修缮,目前,村部不仅有红军食堂,还有‘三同’教学接待点,主动对接红安干部学院、湖北组织干部学院的学员,我们既当卫生员、又当讲解员还当服务员,大力发展红色经济。”

  所谓“三同”,就是学员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目前观音阁村对24户75间房提档升级,成为接待点,每户年增收在五千到一万元不等。村民秦祖江家是接待点之一。秦祖江的爷爷秦遵保26岁随秦光远参军,29岁牺牲。每次有客人来家里居住,秦祖江都会讲爷爷的故事。“虽然我了解的很少,但这是一种传承,尊重历史,不忘先烈。”

  湖北大别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副主任汪东应称,观音阁村“三同”教学接待点,已经成为一个品牌在全县推广。目前,红安县正在加大革命纪念地与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既保护革命文物,又发展乡村经济。

  红安县文旅局副局长袁继学介绍, 2019年全县旅游收入59亿,其中红色旅游突破49亿;今年前五个月全县红色景区已接待游客512万人次,红色旅游收入突破41亿。“红安有厚重的红色文化资源,红色旅游正成为红安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尽职尽责做好故居守护工作,不在乎工资多少”

  秦秋平的另一个身份是文保员,负责对秦光远故居的保护。“平时要检查房屋漏不漏雨,打扫房间卫生,让故居尽可能保持原貌。” 秦秋平说,保护文物既是尊重历史,也是一种传承,让下一代知道铭记先烈,勿忘先辈们的牺牲。

  在七里坪镇盐店河村秦罗庄湾,大别山红色旅游公路穿山而过。村内有秦基伟将军故居、红二十八军军部旧址、红二十八军招兵处、红军缝衣厂4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原国防部长秦基伟上将的故乡。

  

  秦基伟故居

  盐店河村是2020年度全国首批红色美丽村庄试点村,第一书记孙伟是一名“80后”,同时担任七里坪镇党委委员、副镇长。他介绍,目前盐店河村正以一门三将(秦基伟、秦卫江、秦天)和村内4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依托,深度挖掘区域内现有历史遗迹和深厚的红色文化底蕴,着重完善基础配套设施服务,将盐店河村建设成为红色文化旅游、爱国主义教育为一体的全国知名将军村。

  出生于1961年的村民秦先友,负责秦基伟故居日常管理保护工作已近10年。

  秦先友每天到秦基伟故居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将桌椅擦拭干净,等游客来了负责接待登记,并做好安全引导。“游客来自五湖四海,远至新疆、福建,近到邻村村民,今年有近3万人来游览。没有游客时,我就把故居里的桌椅搬出来晒一晒,防止虫蛀。”

  

  秦先友在为秦基伟故居做卫生

  “我从小听着秦将军的故事长大,他生前很重视家乡建设,1989年最后一次回来时要求,要支持家乡的孩子们读书,搞好农村基础设施建设。” 秦先友说,“秦基伟的两个儿子秦卫江、秦天每年清明节也会回来纪念先辈。兄弟俩轻车简从,从不打扰村民,回来就和我们聊一聊。他们说,这么多年故居没受到损害,很感谢我们的工作。我是和秦卫江从小一起长大的同龄人,秦基伟老将军为国家做出了牺牲,我尽职尽责做好故居守护工作,不在乎工资多少,这份工作很自豪。

  

  秦基伟故居内景

  湖北大别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副主任汪东应介绍,目前红安正在持续推进文物安全标准化规范化建设管理工程。“目前已扩充组建了108人专兼结合的文保员队伍,覆盖县保以上所有文保单位。县里每年对文保员培训两次,压紧压实责任,对文物安全巡查工作月分析、季报告,筑牢文物保护工作的‘底线、红线、生命线’。”

  “让死档案活起来,成为鲜活的教育资源”

  2019年,秦秋平的父亲秦遵礼逝世。在整理父亲书信时,他发现了伯父秦光远将军20年前写给父亲的10封家书。“最早的写于1967年,最晚的写于1998年,我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生前一直把箱子放在阁楼里,不让我动。

  “秋平在电话中说,村和组的负责人同意你家免交提成,前信我已说过,不能免,还是要交,这样做正大光明。”“快过春节,今天给下述四个同志汇款:遵怀一百元,方家畈朱氏一百二十元,二屋方四秃一百三十元,秦家畈秦昌义一百五十元。过春节时,大年三十或初一,你煮半斤米饭,烧一斤猪肉,再加二两酒,请孝松的岳父吃一顿好饭。”一封封家书,尘封着往年旧事,也蕴含着秦光远将军的家风与初心。

  

  秦光远写给秦遵礼的家书 / 受访者供图

  红安县档案馆馆长、史志研究中心主任辛向阳知道这些情况后很关心,“我立马给秦秋平打电话,让他把这些家书保管好,后来都捐给了县档案馆保存。这些家书充分地展示了一名老共产党员严于律己、严以修身的高尚品质,是广大党员干部学习的典范,很有现实教育意义。

  “要让死档案活起来,成为鲜活的教育资源。”辛向阳从事地方党史工作30多年,主要研究鄂豫皖地方革命史和红四方面军战史,对于红安的革命历史了然于胸。

  他一直认为,地方党史躺在书架上没有用,要为现实服务。目前,红安档案馆充分利用档案资源,组织策划了多个展览,并参与董必武故居纪念馆、鄂豫皖苏区中心烈士陵园等改造布展工作。

  有一次,辛向阳到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有同行说“红安不是‘中国第一将军县’”,他很受刺激,下决心一定要做出一个展览出来,用史实证明红安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准备,用时近一年,我们将每位将军的籍贯具体考据到了行政村下边的自然村。红安走出两位国家领导人,61位正式授衔将军,130多位省军级以上高级干部。红安是中国第一将军县,这个事实倒不了。

  目前,“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展览正在红安县档案馆一楼展出,成为众多到红安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党政干部的必看项目。

  与此同时,辛向阳与红安其他相关部门正在与时间赛跑,做历史“抢救工作”,为健在老兵留下影视资料。“一些老红军临终前,会专门把有价值的档案资料捐给档案馆,我们会开辟档案室专门接管,研究其历史价值。

  湖北大别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副主任汪东应也表示,红安本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原则,成立工作专班正在对革命文物实施抢救性征集工作,对健在的老红军老战士拍摄影视资料,为历史存档。

  目前,辛向阳正在对一批红安县红四方面军战时资料数字化处理。“这批档案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老农民、老红军的采访,真实可信,是研究红四方面军最齐全的一手资料。近几年,我们通过与院校合作进行抢救性整理,将五百多万字数字化。当时采访用红安方言,有很多地方需要精心校对、考证,需要耐心和时间。

  刚开始做档案工作时,曾有老领导对辛向阳说,“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这个忠告我牢记于心。做这个工作没有静下来的奉献精神、不了解红安革命史背景,不能胜任。目前我们正对涉及的人名、地名、重要时间节点等一一校对核实,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

  “每个学生都要会讲一个红色故事”

  在红安,还有一支队伍格外引人注目,那就是“小小红色讲解员”。他们头戴小红帽、身着红衣衫、肩扛红队旗,游走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长胜街等红安县著名景点,为游客讲解红色革命历史。

  红安将军城小学六一班彭越就是其中一员。“我从三年级就加入了‘小小红色讲解员’队伍,熟知李先念、秦基伟等革命先辈的故事,周末我会根据安排到景点为游客讲解,同时也锻炼了自己。”

  红安实验小学四二班学生周蜜,周末会到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作宣讲,“希望能通过我的讲述,让更多的人认识红安,了解红安,爱上红安。”

  红安县教育局副局长余继忠介绍,红安县一直重视红色文化,从2005年就开始组建了“小小红色讲解员”队伍,从小对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今年利用建党百年契机,在全县教育系统开展“小小红色讲解员”活动,要求每个中小学生都要会讲一个红色故事,纳入德育评价体系。

  

  红安县 “小小红色讲解员” / 受访者供图

  小小讲解员们自愿报名参加学校的讲解班,经过培训后展开实践。为方便记忆,每个学校还专门对讲解词进行改编。目前,红安正在组织编写一套通用讲解教材。

  “红安家家有红军、户户有忠烈,每位烈士都有一段悲壮的故事。我们就从身边人讲起,充分利用红色资源,这既解决了外地游客来红安听不懂红安话的问题,也锻炼了学生语言表达、仪容仪表等,弥补了课堂不足。更重要的是,讲述英雄故事,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的品行,让学生从小学会敬畏英雄,捍卫先烈。”余继忠说。

  新京报记者 何强

  校对 翟永军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