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乡村旅游慢生活下“沉浸式体验”?
来源:小周弹吉他 本文摘要:如何打造乡村旅游慢生活下“沉浸式体验”?,乡村旅游,沉浸式,民宿,度假,旅游

导语

近年来,乡村旅游备受游客青睐。如何进一步挖掘乡村旅游的发展潜力,促进其高质量发展?吃顿农家饭,摘点新鲜瓜果,就是乡村游?

那只是乡村旅游的1.0版本。从观光,到休闲,再到度假,是乡村旅游发展的三个阶段。乡村度假涵盖了观光农业和休闲农业的各种要素,这些要素构成度假业态的多样化结构。对于久居喧嚣都市的人,青山绿水和田园生活,总是让人向往。如今,很多游客不再把观光作为乡村旅游的目的,而是希望享受乡村的“慢生活”。

主题村落是当前乡村旅游体验塑造的新趋势,是旅游市场细分形势下乡村旅游专业化、差异化、品牌化的重要路径。

一、什么是沉浸式体验

沉浸式体验理论,最早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它是指人们在进行日常活动时,将所有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情景中,甚至最高阶段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

沉浸式体验,是一种“幻觉”,又不是“幻觉”,它是通过人们的五官形成“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综合感知信息,进而获得不同理解,达到“沉浸式体验”。例如,我们在电影院中更容易随着电影情节,或哭或笑;我们在国家大剧院中更容易随着古典音乐,冥想沉淀;我们在主题农庄中更容易感受淳朴的乡野风情,自然成趣。

在特定空间内,运用声、光、电、花、草木等元素,营造出一种有别于现实的场景,使参与者融入其中,并引起共鸣,这是当下很多“主题”打造的关键。主题民宿、主题集市、主题农庄、主题节庆等等,从举办方来说,是整合多方资源形成的特色优势;从参与者(用户)角度来说,就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

二、沉浸式乡村旅游:耕作体验

在农事体验项目中,沉浸式耕作体验是最常见的,也是最易打造的。如在休闲农庄的稻田麦地,让游客们体验水稻种植、小麦收割的耕作体验,或者以此进行趣味性的耕作比赛,既能让大家认识自然,回归原野,又能知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艰辛。现在一些研学基地和康养农庄,常见此类场景。

三、沉浸式乡村旅游:景观体验

对于沉浸式景观体验,不是“走马观花”似的打造一些特色景观,而是需要将景观与科技智能相融合,营造出的人景互动的场景体验。例如,随音乐翩翩起舞的喷泉、互动灯亮的景观墙、听声识人的花朵路灯等等。

四、沉浸式乡村旅游:住宿体验

对于住宿体验,是从民宿主题、主人文化等方面进行设施和服务的完善,它不是某一农户,某一服务的体现,而是整个社区联合,整个资源统筹,整套服务供给。例如,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特色民宿“洋家乐”。它通过全民参与、全村建设、全镇服务、全局规划、全渠道宣传推广,不仅形成饮食、游玩、住宿等于一体的旅游生态体系,还打造出一条休闲、度假、观光等的特色乡村旅游品牌体系。

五、沉浸式乡村旅游:手工体验

沉浸式的手工体验不应是简单的手工项目制作,而是在一定空间运用特定设施、资源,结合场景,形成的手工艺品制作体验。例如,日本mokumoku农场以伊贺猪肉、农场蔬果为原料,为游客们设立多个不同的DIY手工制作室,手工香肠、手工面包、手工牛奶等等。

六、如何打造乡村旅游沉浸式体验

通过乡村旅游体验主题化克服当前的体验散、乱、差等短板。

促进乡村旅游体验主题化,要根据乡村自身的资源特色,精准聚焦和科学选取旅游体验主题,有的放矢地规划、梳理、开发、打造旅游产品,实现不同产品在体验制造上的互补互衬,并以主打体验为中心脉络,形成规模化、体系化的高端体验价值链。

通过主题化探索差异化,促进相邻乡村旅游体验上的错位互补。

旅游资源特别是自然风光、民族风俗等资源的分布往往具有地理上的区域集聚性,同一区域或相邻区域因高度相似的地理环境、历史文化等因素,乡村旅游往往容易造成同质化发展的窘状。

最大限度地展示乡村原生态的自然环境、本色的生产生活方式。

以重温传统、回归田园、寻觅乡愁、诗意生活等为核心体验的乡村旅游与过多过滥的旅游辅助设施、商业活动难以“兼容”。以传统村落旅游为例,过多村民从事旅游接待和经商将导致目的地居民原有生产生活方式的根本性改变,给传统、原始的村容村貌造成视觉污染,“画风”突变也必然导致乡村旅游体验的“失真”。乡村旅游的最大魅力在于其自然和人文环境的原真性,因此,要将尊重和保护乡村旅游资源的原真性纳入当地乡村旅游发展规划。

在乡村生活的基础上,融入鲜活的文化创意。

文化创意,不仅是基于对生活的热爱、对土地的情感、对自然的尊重,更是对有机农业、观光旅游、自然生态的产业联动。它不能是填鸭式的组合、大杂烩,更不能对民俗、地域等文化简单的粗制滥造。真正的文化创意,是对在地性农业“把脉号诊”后对症下药,提出的应对方案,它既能激活农村产业,又能形成农村品牌优势。因此,打造出能触动游客心灵的全新的沉浸式休闲农业新业态,一定要在核心要素(主题)下,融入鲜活的文化创意,从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给予参与者全方位的角色体验,或是追忆过去,触发情怀;或是探索未来,引发好奇,多角度、多层次的刺激满足参与者的内心精神需求。

结语

打造乡村旅游“浸入式”体验,要在过去吃农家饭、住农家屋、看民俗表演等浅层次开发的基础上,全面盘活和深入挖掘乡村旅游资源潜能,加大对乡村非传统旅游资源的开发力度。以传统村落为例,可对犁田、插秧苗、打稻谷、编草鞋等原汁原味的农业生产活动进行传统农耕文明旅游开发;对农业生产中的浇灌、施肥、收割、养殖等活动进行包装编排,开发出兼具娱乐性、教育性、参与性的旅游产品,还可以充分利用其他农业、林业、养殖业等资源开发相应的旅游产品。从而多方面立体化发掘乡村旅游资源的潜力和价值。

同时,兼顾部分游客的个性化旅游需求例如,不少游客渴望从“旁观者”转变为“参与者”。可以通过深度“浸入”,实现游客体验层级依感官、认知、情感等梯度逐级提升,以“深”游促“慢”游,延长游客的停留时间,从而发挥旅游的乘数效应。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