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阵美团,俞永福的高德有胜算吗?
来源:态℃ 本文摘要:中科联资讯:对阵美团,俞永福的高德有胜算吗?,俞永福,高德,美团,阿里巴巴,饿了么,滴滴

中科联资讯
       出品|网易科技《态℃》栏目

 

作者|一橙

俞永福正在集合阿里之力,将高德整合成出门一站式服务平台,围绕着地图这个“核心基本功能”,进行有逻辑、有关联的多元化展开,目标是成为下一个超级APP。

7月15日,北京新街口德云社,高德董事长俞永福宣布,高德地图向“出门好生活开放服务平台”全面升级,聚合更多吃喝玩乐行等基于位置的出门服务,希望能“用一张地图承载衣食住行”。可以看到,高德平台上已经聚合了驾车、打车、酒店、门票、加油、旅游等多种服务。

这似乎也意味着,高德代表阿里系,正式参战美团在本地生活打响的这场无边界战争。

事实上,“整合大师”、“关键先生”俞永福,曾带领阿里众多非电商业务走出了一条开创之路、融合之路、艰难之路。

作为阿里巴巴的核心掌舵者之一,俞永福相继接手了高德集团、阿里妈妈、阿里大文娱等重要业务的整合调整工作,曾担任阿里UC移动事业总裁、eWTP科技创新基金董事长、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决策委员会等职务,也是阿里上市后首次新增的合伙人之一。

7月2日,阿里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本地生活、高德和飞猪组成新的生活服务板块,由俞永福负责,明确的释放了要加码布局本地生活矩阵的信号。阿里握指成拳,拿出了更强大的集合体,更集中的力量,来对战美团来势汹汹的挑战。

但一手抓起三条业务并进行全方位重构,这件事高度复杂繁琐,搏斗过程艰辛残酷,考验俞永福的是速度、打法、理解甚至是勇气,担子足够重,也足够棘手。

本地生活中场战事,重压之下的俞永福,会否依旧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又将如何进行内部业务协同,能否再次为阿里赢得未来增长,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一、高德裂变,攻入美团、滴滴腹地

俞永福手中的的高德,早已不再只是地图。

过去几年,在俞永福的带领下,高德取得了两个亮眼的成绩:

一是,DAU超1亿,超过百度成为行业龙头,在阿里系这个成绩仅次于淘系、支付宝。

有数据显示,2018年高德以33% 的占比位居市场份额第一,超过百度地图的32.7%。

据艾瑞数据,2020年8月高德地图App的独立设备数为50217万台,而百度地图 App 的独立设备数为32217万台,为高德的64.15%,高德领于其他地图平台。

二是,2020年9月高德正式宣布进军生活服务领域,加大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运营权重。

挟着显山露水的高调打法,高德从不隐讳自己对于本地生活市场更大份额的觊觎野心。期间相继推出打车、团购、旅游、车险等业务,应用场景不断丰富,在阿里生态中逐渐承担更多流量入口作用。

例如,在出行领域,截止2021年7月,高德打车聚合平台合作的网约车平台已经超过100家。正值滴滴“下线”,高德打车聚合了各路打车平台,供给源头丰富,成为了“瓜分”滴滴市场的最有力候补。

而出行市场,也是美团的必争之地。

近期,美团重新上架了新版美团打车 App。另一边,高德也做好准备抢用户、抢司机,宣布在暑期推出“暑期免佣季”活动,7月至9月将采用多种形式的“免佣”帮助司机增加收入。

当竞争对手从儒雅的百度,变成狼性的美团、滴滴,硝烟四起的出行市场,只是故事的开始。

二、代表阿里系对阵美团,高德胜算几何?

美团在本地生活市场打响了一场无边界战争。

稳坐本地生活这个高频高消费场景的头把交椅,美团以外卖为起跑点,触及机票、电影票、酒旅等等业务,美团所到之处,似乎战无不胜。例如,曾经的“酒旅一哥”携程,目前市值不及美团的十分之一。

根据美团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美团餐饮外卖的收入为206亿元,占比总收入达到55.6%,但净利率仅为5.4%。到店、酒旅等新业务为美团贡献了最多的利润,净利率达到41.7%,成为了业务版图中当之无愧的现金牛。

反观阿里本地生活业务,则是节节败退,长期处于防守的被动状态。

生活服务相关业务备受阿里期待,也一直是阿里组织架构调整的重点。2018年,张勇公开表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非常重要,阿里将竭尽所能赢得这场战斗。有传闻,2020年张勇亲自去抓本地生活业务,每周至少会投入一天在该业务上。

高德之前,阿里系对抗美团的主角是饿了么

阿里曾以96亿美元收购而来的饿了么,但三年过去,市占率从近50%下滑至30%。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3月,在新冠疫情冲击下,饿了么在外卖平台交易量份额占比一度下滑至5.7%。

阿里截至今年3月末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当期其本地生活服务收入为72.49亿元,同比增长50%。它在阿里总营收占比中为4%,与去年同期保持一致,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停滞不前。

对垒美团,阿里似乎一直没有找到更好的排兵布阵。此次,将高德推至本地生活的战火中心,也是兵行险招,在此一役。

从逻辑上讲,高德基于地理位置服务,有着天然触达衣食住行乐的平台基因。

如今,每个人出行都离不开地图导航功能,高德作为地图行业的个中翘楚,本身就是高频应用,拥有非常可观的流量。与此同时,地图导航也是天然的网约车、共享单车入口,在出行领域存在着重要战略意义。

在阿里的赋能下,高德还被激发出了更多的潜力。

两年前,高德与饿了么口碑合作,用户可在高德一键直达饿了么门店页面,享受排号、外卖、预定自提等服务。高德还有加油、打车、订酒店、景区门票等多种本地生活服务入口,其中订酒店的业务已有部分接入飞猪。此次“飞高了”业务合并,无疑加强了高德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竞争力。

但相较于已实现盈利、“肌肉满满”的美团,至今仍在摸索打法的高德劣势也非常明显。

某种程度上讲,“本地生活”并不是阿里擅长的基因,对俞永福而言,外卖、酒旅等都是完全陌生的战场。与此同时,对比连点评两字都要“摘掉”的大美团,高德和飞猪、饿了么的组合相对零散涣散,这意味着,处理团队内生和外长都需要投入巨大的精力。

最为关键的是,高德想要在本地生活市场大展拳脚,就要正面对抗善于斗争的美团,历经了“千团大战”的美团早已缔造了一支战斗铁军,始终维持着狼性扩张战术。而高德地图的成长轨迹对比美团几乎一路坦途,缺乏战斗经验和精神。

好在,阿里对于高德的成长似乎有极大的容忍度和期待值。

张勇在7月2日的内部信中也提到, “面向未来,我们必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有计划、分步骤、更耐心地进行全方位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