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首次出访,这五点值得关注
来源:腾讯网 本文摘要: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据白宫对外发布,美国总统拜登将于美东时间6月9日开启他上任后的首次出国访问。大西洋两岸都在为拜登的首访做最后的准备,一系列公开和私下的勾连铺垫在紧锣密鼓……

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据白宫对外发布,美国总统拜登将于美东时间6月9日开启他上任后的首次出国访问。大西洋两岸都在为拜登的首访做最后的准备,一系列公开和私下的勾连铺垫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已在本周一提前赶到华盛顿与拜登密谈,并在会晤后接连释放信息,提前制造美西方在新形势下加紧新拓展新勾结和针对其他世界大国的负面舆论,欧洲大国和莫斯科也在巧妙地释放各自需要的信息和进行相关的舆论应对。

(资料图片: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 新华社记者 张铖 摄)

1、美国总统首访有什么讲究?

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其总统的首次出访从来都备受国际舆论关注,因为这是新一届美国政府国际战略、外交政策和美国对外关系的重要风向标。当下国际和地区局势波诡云谲,动荡不定,全球疫情和疫苗问题严峻,国际关系尤其是世界主要大国的关系紧张又错综复杂,世界经济贸易复苏和新一轮先进科技能源竞争在加剧,国际军事和安全的新问题层出不穷,拜登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首次出访,且美国的战略意图和目的性非常明确,此访必然引起国际社会和国际舆论更加高度的关注。

美国从来都是一个野心勃勃、谋求世界强权与霸权的国家,美国外交的本质就是竭力巩固并不断扩张美国在全球各地的各种利益,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构筑强化美国的战略同盟,并遏制打击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和敌手。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交替执政,两党的总统在外交政策上会有所不同,但本质上从来都并无二致,不过是他们的关注点、表现方式和策略应用有所不同而已。

现在白宫的宝座又转到了民主党总统那里,拜登正在以传统民主党总统的套路和风格出牌。历史上,美国新任总统的首次出访大多是加拿大或墨西哥两大邻国,但在上世纪70年代末吉米·卡特担任美国总统后,总统首访美洲邻国的情况在改变。卡特首访选择了英国,奥巴马首访去了欧洲,而特朗普作为“奇葩”,将首访国选为中东的沙特。此次拜登再次选择欧洲为首访地区。

2、拜登首访为何选择欧洲?

拜登首访选择欧洲,不仅体现出传统外交思路,更体现出在国际和地区新形势下,美国全球与地区战略与策略的考量和急需。

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本世纪以来,美国的国际、外交、军事、安全乃至经贸、科技战略的重点确实在不断调整,美欧关系不仅渐行渐远,且彼此的矛盾争端愈演愈烈,尤其特朗普执政时期美欧关系矛盾几次公开爆发,美国也确实正在从是非之地中东和中亚逐步退出,包括特朗普和拜登在权衡利弊后,最终都不顾欧洲盟国的抵制反对,最终作出了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决策。

但同时要看到,美国与欧洲的关系实际上是极其深刻的,千丝万缕的,美欧虽有多方面的矛盾、分歧和争端,但说到底他们是一家人,在国际和地区政治、外交、意识形态、军事安全、经贸科技和宗教文化等方面,都有长久的坚实的互相认同和勾连基础,无论它们之间吵闹得多么凶,在关键时刻总是能走到一起,并显示出让人印象深刻的合作勾结。至少短期内,欧洲是离不开也斗不过美国的,美国也决不会让欧洲脱离美国谋划和预期的轨道前行,包括在经贸和投资方面。

(图片说明:美国总统拜登。新华社/法新社)

拜登在美国政治和外交界工作了几十年,并从国会到政府都担任过重要职务,因此对欧洲和美欧关系的历史、传统和现实的本质是有极其深刻认识认同和各种实际接触的。加上他本来就是爱尔兰人的后裔,对欧洲也就增加了一份历史渊源的感情。当然,拜登选择欧洲作为其首次出访地,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一是美国急需拉拢和稳定欧洲。拜登经过各种研判,已经十分明确地确定了美国在当下和今后的主要和全面的战略竞争对手,并确定了美国明确的防范、遏制、打压、围堵战略,其中之一就是大力稳固和强化美国的全球战略同盟,以避免特朗普时期美国单打独斗的惨败和美西方联盟内部分化弱化。

二是拜登政府把欧洲视为美国新全球和地区战略的主要依靠对象和主要依靠力量。《亚洲时报》评论说,近年来美国虽在强化印太战略,并加紧拉拢“印太地区”国家,但现实而言,美国在“印太地区”能够拉拢的已基本拉拢,没能牵制、威压、诱拉的很难做到,“印太地区”的国家(地区),其历史、文化、意识形态、政治、国情、社情和经贸科技等情况要比欧洲复杂得多,它们大多不会绑定在美国的战车上,对此美国已经明白,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实际对东盟都不抱希望,拜登在“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南”中竟然对东盟只字未提。

可以看到,华盛顿试图以欧洲为当下及今后的主要战略突破口,通过欧洲奠定美国全球和地区战略同盟体系,然后再通过西欧大国和北约倒逼“印太地区”。最近以来英国、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国家已经开始暴露出对“印太地区”的觊觎甚至虎视眈眈,一些军事和安全介入正在以各种名义进行,以策应美国的印太战略。

从美国一些战略智库的研究分析看,华盛顿认为美欧关系越稳固,美国在欧洲的同盟势头和力量就会越扩大,对美国争夺“印太地区”就越有利。华盛顿认为,“印太地区”很多国家尤其是东盟是靠不住的,尤其是其中绝大部分国家都不认同美国的所谓“民主人权”价值观,而在欧洲尤其是西欧地区,则美国具有获得认同的传统优势。

另外,在未来的全球新经贸和新科技竞争中,欧洲是美国可靠的合作伙伴,是有巨大合作潜力和市场开发价值的,而美国在其他地区不具有这种优势和潜力。

三是美国试图更多地拉拢北约欧洲盟国并利用北约。华盛顿不仅要让北约在国际新军事安全背景下凝聚内力,加强团结,还试图让北约更新理念,扩大功能,延伸活动范围。

目前北约有30个国家,虽然美国一直都是北约的实际领导,但欧洲国家在数量上明显多于北美国家,美国要以其战略略思维、意图和构想推进新北约,必须首先把北约的欧洲盟国搞定,目前仅搞定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是不够的。拜登选择首访欧洲,以便趁机在布鲁塞尔召开北约峰会,由拜登在峰会上安抚欧洲盟国,给北约打气,发出北约新动员令,并化解大西洋两岸在北约军费分摊等方面的分歧,削弱德法等欧洲大国的欧洲防务独立意识和行动。

四是美国试图扩大欧洲的地缘政治概念,形成与美国更广泛的战略同盟。美苏冷战及冷战之后的所谓欧洲,在美国眼中实际主要是西欧地区,但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欧洲的概念与以前已大不相同了,一大批中东欧国家相继加入和迫切要求加入欧盟与北约集团,让欧洲的地缘政治色彩在明显朝美西方设想的方向延展。

目前东欧除匈牙利等国以及白俄罗斯等俄罗斯周边个别国家外,已经被美西方逐步拉拢过去。土耳其在地理上本属亚洲国家,安卡拉与美国和西欧看似都有不小的矛盾,并不时表现出与俄罗斯拉近关系,但最近土耳其总统和土高级官员都强调,土耳其是欧洲国家,土耳其追求的是欧洲国家,安卡拉希望早日加入欧盟。对于土耳其主动要求靠拢欧洲的想法和表示,华盛顿实际上是高兴的。拜登此次首访欧洲,被认为华盛顿旨在安抚和稳定大欧洲,修补特朗普时期给美欧关系造成的创伤,凸显美国对大欧洲的重视及今后与欧洲的新概念和新范围合作。

(资料图片:俄罗斯总统普京。 新华社/卫星社)

五是拜登要借首访欧洲之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此次会晤是美方或者说拜登直接提议并不断推进的。在施压遏制的同时,诱拉俄罗斯既是特朗普政府的战略与策略,更是拜登的战略与谋略。但美国国内反俄情绪严重,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与俄罗斯接近,都遭到强烈抵制和反对。但拜登有其战略考量和图谋,他急于要直接见到普京,与普京当面会晤,并相信自己有远远高于特朗普的外交与战略运作能力。此次拜登借首访欧洲之机与拜登进行首次会晤,既可实现其推进美俄首脑会晤的目的,又可避免美国国内攻击舆论的压力,可谓一箭双雕。

3、拜登首访的主要日程和议程是什么?

从美方不断透露的信息看,拜登首访主要是四大类活动:一是6月11日至13日在英国出席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二是6月14日在布鲁塞尔出席北约首脑会晤,三是与欧盟以及欧盟国家领导人和高官举行多种形式的高级会谈,四是作为压轴戏,于6月16日在日内瓦与普京举行美俄首脑会晤。

这四大类行程和议程,可以说环环紧扣,前三大类活动安排旨在全面协调美国与其战略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化解彼此过去和现实的一些分歧,在包括应对全球疫情、疫苗、气候变化以及新经济新科技竞争方面形成新的战略共识和行动,并形成对俄对华关系的统一立场。然后,拜登借此与普京当面交锋,既以个人名义,也以美西方联盟的名义,以增强拜登与普京交锋的底气。

(资料图片:围栏后的白宫。新华社发,沈霆摄)

这样的首访议程,实际是当年奥巴马入主白宫后,首访欧洲模式的基本翻版。奥巴马在2009年1月入主白宫后,于3月31日启程前往欧洲,开始他就任后的正式出访。他的行程包括参加在伦敦举行的二十国集团会议以及北约峰会,前后共8天,期间访问了英国、法国、德国、捷克和土耳其5个国家。

此次拜登首访欧洲,尽管在首次出访时间上比奥巴马入主白宫后晚了一些,但在时长上与奥巴马差不多。当时的奥巴马欧洲之行,一改其前任小布什的居高临下的对欧傲慢风格态度,结果贬少而誉多,营造了很强的“明星效应”,让美国舆论大加赞赏。拜登显然也想获得这种效应。

4、拜登首访能获得预期效应吗?

白宫为拜登的此次出访早已进行了各种联络和各方面的精心安排,据说仅拜登与普京会晤后的共同记者会,白宫就演练了多次,并与克里姆林宫进行了“对表性”的彩排合练。

从目前拜登首访所涉及的四大类活动的关联方面的表态和动态看,拜登的首次出访会取得一些他所期待的成果,这既是美方的期待,也是有关各方的期待。

今年的G7峰会,虽邀请了澳大利亚、韩国、印度和南非四个“受邀国”参会,情况有些复杂,但因各方已经早早做了铺垫,尤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5月初就同与会各国的外长们在伦敦进行了密谈对表,加上作为东道主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很希望利用此次G7峰会提振英国的国际影响力和鼓舞国民士气,而拜登在4月和5月已分别同日韩领导人在白宫密谈并达成重要一致,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下野,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希望与华盛顿拉近关系,美欧大国在全球企业最低税率等问题上已达成难得的一致,可以预料拜登G7峰会上不大可能遇到欧洲盟国出难题和公开怒怼的尴尬。

在北约峰会和美国欧盟领导人会议上,彼此会有一些不同看法,包括在欧洲战略和防务自主权、北约军费分摊以及在叙利亚、伊朗和阿富汗等问题上,双方仍有分歧,但因拜登上任以来已明显加强了与欧洲盟国的各种沟通,并派遣国务卿布林肯两次出访布鲁塞尔协调,加上美国与伊朗的伊核协议谈判取得了进展,估计此次北约峰会和美欧领导人的会晤,也不大可能爆发冲突。

5、美俄首脑会晤能有成果吗?

至于美俄首脑会晤,因为目前美俄双方实际上都没有真正改善关系的动机和相应的条件,大概率不会取得重大突破,彼此不过是见上一面,或者“坦诚对话”,各说各的,各执己见,在所谓的美俄关系战略稳定性和可预见性上,做出某种双方达成了某些宏大但内容空洞的共识表述而已。但也不排除,美俄首脑在会晤中谈及一些具体内容甚或某些领域和方面的合作,为今后美俄关系的进一步改善演进做些最高层的铺垫。

拜登自称对俄罗斯和普京都很熟悉摸底,而普京对于美国和拜登也绝不陌生。自担任俄罗斯总统以来,普京已先后与美国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都当面交过手,华盛顿是什么动机、谋略和出牌套路,普京心里有一本账。

但不管怎样,美俄首脑会晤和美俄关系是值得关注的。目前看,华盛顿和莫斯科在发展双边关系方面互有需要,最近以来双方的一些表述也在谨慎中留有余地,但美俄通过一次几次首脑会晤改变或改善关系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