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来源:网易 本文摘要: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原标题: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据朝中社23日报道,朝鲜外务相李善权当天发表讲话称,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以及与接触相关的可能性。

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李善权还表示,朝鲜外务省对于朝鲜劳动党中央副部长金与正22日发表的谈话表示赞同,金与正在谈话中表示,美国对朝鲜抱有臆测与错误期待。

延伸阅读

 

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结束5天韩国行 离开前终于等到了朝方表态

文/周远

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Sung Kim)在结束长达5天的韩国之行后,于今日离开首尔返回华盛顿。金圣是拜登上任后任命的美国对朝事务专员,官位并不太高,但使命任务却很特别,因此韩国对他特别看重。

金圣首尔之行很不寻常

此次韩国之行,金圣受到了各种特别待遇,不仅韩国外交部、统一部、国家安保室等各重要部门的首长和主要官员分别与他进行了长谈深谈,而且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金圣离别前,于6月22日也在青瓦台高规格接见了他,可见金圣的韩国之行更不一般。除了与韩国各相关部门官员进行各种磋商外,金圣还在首尔举行了美日韩三国对朝事务高级官员的协调会,这是不多见的。公开说的是对朝新政策协调,实际就是美韩日三国的对朝政策与行动的密谋策划。“沙盘推演”和紧密勾连,而主心骨无疑是华盛顿。

韩国统一部长官李仁荣与金圣就半岛局势等交换了意见。李仁荣强调,目前的局势“正处于能否转入与朝对话局面的重要分水岭。韩美有必要更加主动、灵活地采取行动,推动对话早日重启”。

从韩媒透出的信息看,金圣此行的主要任务是协调美日韩三方对朝新政策立场,设法推动韩朝和美朝尽快启动外交对话。为了避免刺激朝鲜,美韩和美日韩三方目前公开只强调与朝鲜对话,不提朝鲜半岛或半岛无核化问题,更不将这种对话称之为朝鲜无核化对话或谈判。

美国发起新一轮外交行动

表面看,这是美韩日之间围绕朝核问题的一次紧密的外交协商行动,实际上这是美国在本月早些时候接连主导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以及与普京举行美俄首脑会晤后,美国再返东北亚,发起的新一场或新一轮具有明确战略目的与意图的外交重大行动。既在力促朝鲜,也在进一步利用和威逼、诱拉韩国。

今年的3月、4月和5月,拜登外交的主攻方向是东北亚,不仅美国新任国务卿和防长飞赴东京和首尔首访,在那里进行各种外交军事战略同盟关系的内部协调和高调宣示,而且美国还把日本首相菅义伟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先后邀请到白宫,作为拜登上任后接待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外国领导人。美国对东北亚如此破例热心和重视都不是偶然的。菅义伟和文在寅华盛顿之行中的所言所行,已经足够表明了美日韩之间是什么关系,它们在干什么,并准备干什么。

当然,韩国的对美关系动机、目的、谋求与态度,与日本的对美关系立场、态度和表述是有所不同的,追求也不完全相同,首尔是有自己的追求和想法的,更有自己的战略考量以及大国关系的平衡与自身利益的所求。

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图片说明:这是5月21日拍摄的美国总统拜登与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白宫举行联合记者会的视频直播画面。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但华盛顿更是有自己的战略目的、战略部署和战略企图的,应该说它对韩国和日本的心理和需求看得相当明白,知道该怎么出手,该怎么巧妙地利用、借用和接应、主导、引导、诱导。

半岛和谈是棘手的老问题

众所周知,半岛无核化问题抑或朝核问题已经是一个棘手的老问题。朝韩和美朝的对话是经常提起的事。半岛局势风云变幻,半岛无核化问题风波迭起,各种较量和博弈随着半岛问题和态势的演变,不断出现,不断演绎。

自上世纪50年代初朝鲜战争以来,美朝、韩朝和美朝韩进行了很多次和很多种谈判和对话,但美朝之间至今只是停战,而未真正结束战争和敌对状态。美国历届总统在对朝鲜半岛和对朝涉朝政策上都会有一番表示或许诺,甚至会有一番动作不小的表现,但实际上他们考虑的都是美国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利益与谋求,真正还要对付的并非朝鲜,因此他们不可能真心和真正地推动解决半岛问题和破解朝美关系的僵局。然而,华盛顿除了采取制裁或追加制裁等惯用手段外,几乎一筹莫展,事实早已证明美国并不是朝鲜的外交较量对手。

应该说,特朗普执政的几年里对半岛问题特别是美朝关系和朝核问题还是动了不少脑筋,想了不少办法,做了一些表示的,也进行了一些推动。韩国领导人也积极斡旋,协动推动。特朗普在任期间举行了三次“金特会”,声势可谓浩大,一度牵动了世界舆论激动兴奋的神经,但热热闹闹一阵或几阵后,美朝关系和半岛无核化问题实际未有任何进展,双方的立场态度又回到了原点。

其实,在美朝领导人河内会晤失败后,美朝对话已陷入了僵局,后来朝美领导人在板门店的见面,不过是特朗普突发奇想和故意做秀的一场“临时电击”,并没能激活美朝关系和带来美朝首脑的再次会晤。其实特朗普的心思并不在朝鲜半岛,而念兹在兹的是他的竞选连任,但他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离开了白宫,现在半岛的局势和无核化问题已轮不到他操心了。

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资料图片:2019年2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河内会晤。新华社/朝中社)

拜登急于解决半岛核问题?

拜登对半岛局势抑或半岛无核化问题并不陌生,甚至比特朗普有更多和更深入的观察思考,也因此无论是在去年的竞选期间及上任后之初,拜登对半岛问题和朝核问题三缄其口,显然他在进一步琢磨,或者忙于其他更重要的事务,还不想腾出手来关注这一问题。

但随着拜登执政的深入和拜登所主导的国际与地区同盟战略的推进,朝鲜半岛问题和半岛无核化问题又渐渐浮出水面。拜登表示要在彻底审查特朗普对朝政策的基础上提出美国新的对朝政策框架,并强调将与美国的盟友一起就朝鲜核问题制定新战略,“以保护美国人民和盟友的安全”。

4月30日,拜登政府宣布已完成对朝鲜政策评估,将以“务实方式”寻求与朝鲜接触,但强调美方政策目标仍然是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拜登政府的这些表示和行动实际是以拖延为主。但在日本首相菅义伟特别是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华盛顿后,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行动明显加大了力度,加快了步伐。5月中旬末,拜登在与到访的文在寅会晤后,任命美国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金圣出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

韩裔外交官金圣现年61岁,出生于韩国,上世纪70年代移民美国,上世纪80年代末进入美国外交部门,精通英语和韩语,长期专注于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曾任美国驻韩国、印尼和菲律宾大使等要职,是一位既熟悉朝鲜事务,又深知美国对朝政策底线和底牌的职业外交官。这一任命表明拜登仍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朝核问题。

但拜登也深知半岛问题尤其是朝核问题的极其复杂性、敏感性和破解的艰难性。任命美国对朝事务专员或特别代表,已经不是拜登的发明创造,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任命,然而最终都未能发挥多大作用,搞不好还起到反作用,如特朗普执政时,他是不听外交顾问意见的,只注重自己的观察判断和亲自闯关。

美朝对话缘何风声又起

最近一个多月来,有关美朝对话的议论越来越多,相关的动作也越来越多,似乎美朝之间又要开始新一轮对话了。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韩国。文在寅总统一直都在亲自力促和力推美朝对话。促进美朝对话和通过谈判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是文在寅外交的初衷和主攻方向,这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有些见效,文在寅也因此自感得意和大肆渲染。

但三次“金特会”最终无果而终后,文在寅遭到了国内外多方舆论的批评和嘲笑,然而文在寅并不放弃,坚持力推,并将此作为其执政的未竟使命来推动。文在寅的总统任期已近尾声,如果不继续强力推动,他势必抱憾离任。因此,文在寅自拜登上任以来,一直都在提议美朝对话,并希冀通过美朝互动带动韩朝关系的缓解改善,推进其新南方和新北方经济贸易政策,给韩国带来安全。文在寅在最近的一系列讲话和外交行动中,对美朝对话和韩朝关系和半岛无核化问题几乎逢场必讲。

此次金圣访韩力促协调,既有华盛顿的主动成分,更有首尔的积极牵线促动。但青瓦台这点心思,白宫早已明白,而华盛顿迫切要韩国扮演的不是这一角色。但青瓦台的急于求成也让华盛顿顺水推舟,有了更多威压、诱拉韩国的资本和机会。

事态正在演变。在金圣访韩期间,美韩及美日韩对朝政策协调的结果是“全力推进”美朝对话。为了能赶紧起步,美韩提出对美朝和韩朝对话不设任何前提条件,不提任何要求,只要朝方同意就行。看似很真诚条件也宽松,但事情显然不会这么简单,美国以及美韩和美日韩希望尽快恢复美朝和韩朝对话,真正的目的依然是以半岛无核化为名,要求朝鲜完全无核化,也即解决朝鲜的核武装。

美韩官员均表示,已经把美国对朝新政策设法通报朝方,并通过渠道向平壤强烈地表达了希望尽快对话的热切愿望。从朝方最近的一些表态看,似乎已收到了这些信息。

美朝对话可能性几何?

美朝能尽快恢复对话吗?有可能,但也许目前更多的是不大可能。

有可能是因为韩方在急于推进美朝以及朝韩对话,而且首尔的话越说越积极,自己的研判也越来越自信,相关的推进动作越来越多。韩方甚至估计朝鲜因内部因素会愿意也很需要与美韩对话。韩方认为,朝方会全面分析形势,权衡利弊作出同意外交对话的决定。

朝鲜外相:朝鲜不考虑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

(图片说明:6月15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在平壤出席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新华社/朝中社)

《韩民族日报》报道称,韩国外交部对6月18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在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提出的对美立场“持肯定态度”。特别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提到“致力于稳定管控朝鲜半岛局势”的部分值得关注,他还表示“做好对话和对决的两手准备”,这“也被解释为是不错的信号”。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无法确定朝鲜何时能重返对话,但这是最高领导人在全体会议上的公开表态,分量很重,所以是值得肯定的”。 而且美方称已注意到金正恩在相关讲话中将“对话”放到了“对抗”之前。

美国总统安全顾问沙利文6月20日表示,他认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本周所作出“准备好进行对话和对抗”的评论是一个“有趣的信号,我们将拭目以待”。沙利文称:“拜登总统所传达的是,美国准备与朝鲜进行有原则的谈判,以应对朝鲜核计划的挑战,以及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的最终目标。”

至于说没可能是因为无论首尔还是华盛顿,在看待美朝对话尤其是美朝关系上很有些一厢情愿,看似态度积极,实际并不诚恳。美方的这些外交表态,平壤早已听到而且已经听够了。

朝鲜需要的是美方拿出实实在在的改善朝美关系的诚意来,而不是计谋和花招般的手段。拜登政府虽表态积极,称愿意与朝鲜进行外交对话,但拜登在欧洲之行中释放的信息仍然是美方一直以来坚持的半岛无核化立场态度,要求朝鲜“全面、可核查和不可逆地”弃核,但美方有何承诺则依然模模糊糊,这是平壤不可能接受的。白宫6月21日宣布,拜登已决定将自2008年延续至今的涉朝鲜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相应制裁也将延长。虽然其中不乏有缓和对朝关系的考虑,但延长对朝制裁是朝方不可接受的。

朝鲜表态来了

金圣在首尔急切地等待朝方的回应,在其离开之前,朝方的回应终于来了。据朝中社报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6月22日表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日前称朝鲜劳动党八届三中全会对美立场是一个“有趣的信号”,这是一个错误的期待。金与正发表谈话说,美方好像是在以自我安慰的方式来理解。对朝方的对美立场抱有错误的期待,只会使自己大失所望。

韩联社评论称,金与正此次谈话“实际上拒绝美方对话提议,给各方对朝美对话的期待泼冷水”。其实这不是泼冷水,而是朝鲜清醒、理智的战略研判、战略定力的展现。对于首尔急于推进美朝和韩朝对话的意图和需要,平壤看得很明白;对于首尔在美朝关系中到底能起多大的实质性作用,平壤同样看得很清楚,平壤是不会上当的。

虽然半岛局势缓和半岛无核化是有关各方的普遍关切、期待和共识,也是国际大势所趋,但半岛局势和无核化问题是错综复杂的,牵动的利益更是交织复杂的。过去一直未能推进解决,现在推进解决的时机也并不成熟。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