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孩子没人管?多地政府推“暑托班”服务,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
来源:都市快报 本文摘要:暑假孩子没人管?多地政府推“暑托班”服务,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你怎么看? ,托管班,中小学,暑托班,学校,辅导

  

  中科联资讯从都市快报了解到,今天,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官方账号“首都教育”宣布:北京市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将于近日启动。

  暑假期间,北京市基础教育系统为扎实推进“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以学生为本,帮助家庭确有需要的学生过好暑期生活,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

  各区教委本着公益、志愿的原则组织暑期托管服务,根据各区的实际情况,计划以街道、乡镇为单位确定托管服务承办学校,学生以就近的原则参加托管服务。

  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适当收取费用,对家庭困难学生免收托管服务费用。

  市教委要求,托管服务承办学校要做好学生安全工作,认真落实疫情防控各项要求,实行校园封闭管理。

  学生的健康成长,离不开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关心和支持。市教委倡议社会各界和相关单位,充分发挥资源优势,积极志愿为中小学生提供暑期托管服务。希望家长科学合理安排学生的暑期学习、生活,做好管理和教育工作,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

  学生和家长可按照各区明确的报名方式报名。

  其实在北京的暑期托管通知发布之前,上海、武汉等地的官方公众号也已经发布了政府有关学生暑假托管班的消息。

  其中上海市规划的暑假托管班全名为上海市爱心暑托班,已于6月21日开始报名。全市共开设办班点543个,覆盖所有街道、乡镇,受益学生家庭将达4万。此项目已列入2021年上海市为民办实事项目。

  上海团市委发布的消息,爱心暑托班覆盖七、八月,第一期为7月5日至7月23日,第二期为7月26日至8月13日,具有上海小学学籍的学生均可报名参加(不包含幼升小学生)。

  各暑托班为小学生提供公益型暑期看护服务,开展符合小学生身心发展特点的拓展活动。每个班招生不超过50人,原则上按师生比1:5左右配备辅导人员,预计今年共将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加入到暑托班工作中。

  暑托班各教学点原则上按照600元/人·期(3周)的收费标准向学生收费。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相关费用可适当减免。

  武汉市的“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班”已于6月30日开始报名,7月5日正式开放。全市共开办193个市级暑假社区托管室和82个区级暑假社区托管室。

  服务区域范围内的武汉学籍小学生都可以报名,优先考虑假期农村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中低收入双职工子女群体,无户籍限制;而幼儿园及幼升小阶段学生不在服务之列

  教育部门持续出手解决带娃难题

  在暑期开始前,中小学下午放学早,课后接送、学习、看护是一直家长很操心的现实问题。

  近日,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几乎所有幼儿园、小学,每天上学时间是早八点至晚五点。上正常班的女性基本没法接送小孩,只能依靠老人或请人。麻烦父母不好意思不孝顺,请人又加重经济负担。如今,国家允许生三孩,但这些规定真的对我们职场妈妈很不友好。”

  6月16日南宁市委办公室答复表示,“下一步,我市有关部门将结合各单位的工作性质、工作地点、群众办事便利程度、交通影响等实际情况,对我市上下班时间调整的可行性进行充分调研和评估。”(相关报道:)

  就在上周,教育部官方发布微信消息,宣布遴选确定首批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并在系统内推广有关创新举措和典型经验。通知中明确要求,中小学要为群众办实事解难题,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相关报道:)

  在通知中,教育部明确四点要求:

  

  •  

      一是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切实打通学校课后服务“最后一公里”,确保城区义务教育学校全覆盖、有需求的学生全覆盖。

      

  •  

      二是保证课后服务时间。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可以提供延时托管服务,切实解决好家长接学生困难问题。

      

  •  

      三、提高课后服务质量。丰富课后服务内容,指导学生认真完成作业,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补习辅导,指导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阅读、兴趣小组以及社团活动,提高课后服务质量水平。

      

  •  

      四、强化课后服务保障。完善课后服务经费保障机制,通过财政补贴、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具体政策由各省份制订,严禁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建立健全以学校教师为主、校外专业人员或志愿者参与的课后服务师资队伍,完善参与教师和人员补助政策。

      

 

  暑期托管服务,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林佳琦

  延伸阅读

  校外培训机构被中央点名!被中央深改委关注的大事,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撰文 | 刘艺龙 蔡迩一

  在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亮相半个多月后,监管司的司长、副司长名单对外公开:

  原任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的俞伟跃任司长;

  原任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副局长、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杨剑波任副司长;

  原任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陈东升任副司长。

  这也意味着,规范校外培训工作又迈出了实质性的重要一步。

  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被中央深改委点名

  政知君注意到,今年高层曾多次关注校外培训的问题。

  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培训乱象,可以说是很难治理的顽瘴痼疾。家长们一方面都希望孩子身心健康,有个幸福的童年;另一方面唯恐孩子输在分数竞争的起跑线上。别的孩子都学那么多,咱们不学一下还行啊?于是争先恐后。这个问题还要继续解决。 ”

  “我们来共同关心这些教育问题。”他在现场坚定地说,“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要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

  今年6月,习近平赴青海考察期间曾指出,“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学生基本的学习,学校里的老师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在学校里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训了,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现在教育部门正在纠正这种现象。”

  “学生减负”还上了中央深改委的会议。

  5月2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那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会议明确提到,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

  
 

  会议还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包括“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等。

  之后,各地严管校外培训机构的消息便不断传来。

  比如,今年6月,重庆市对主城区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突击检查,重庆新东方等32家校外培训机构被查。

  再比如,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明确提出,合肥市不再新增民办义务教育机构,强力整治校外培训机构。

  还有,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称,已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价格欺诈行为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拧成一股绳

  不过,加强监管对校外培训机构清理乱象,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据《人民日报》报道,此前,监管对象分散、涉及部门众多、缺乏专门监管力量等,往往会导致相关措施难以落地。

  针对这些困难,国家层面已经有了动作。

  其一,国务院已调整了“民办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

  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同意调整完善民办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函》。

  
 

  这一部际联席会议的召集人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其主要职能之一,就是“协调相关部门共同纠正违法违规行为,规范办学秩序,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管理”。

  其二,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上述监管司成立于6月15日。

  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该监管司的第一项职责就是“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

  
 

  此前,上述相关职责由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发展规划司民办教育处承担。

  外界评论称,监管司的设立,“有利于将各方监管力量拧成一股绳”。

  一正两副

  如今,教育部监管司的领导层也终于亮相了。

  
 

  据教育部人事信息显示,最迟于2016年5月起,俞伟跃已任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

  政知君注意到,任职期间,俞伟跃曾多次就“减负”及校外培训治理等相关问题作出解读及回应。

  在2018年8月教育部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俞伟跃表示,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必须综合施策,不但要提高学校的育人水平,还要普遍建立课后服务机制。

  2019年11月5日,俞伟跃对外表示,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不能简单地缩短在校时间、减少作业量、降低课业难度,而是要有增有减,减去强化应试、机械刷题、校外超前超标培训等不合理负担,进一步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增加德育、体育、美育和劳动实践,着力激发培养学生兴趣,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和俞伟跃“搭班子”的两位副司长杨剑波、陈东升此前也在教育部履职。

  今年44岁的杨剑波是湖北天门人,曾任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办公室主任,政治部主任。2020年10月,他履新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副局长、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陈东升则于2019年11月28日被任命为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今年1月,教育部宣布其试用期满正式任职。在任职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之前,陈东升还曾任教育部教材局课程教材规划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