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8岁男童被酒后男子掐脖,爷爷救孙持刀伤人获刑最新进展:法
来源:潇湘晨报 本文摘要:海南8岁男童被酒后男子掐脖,爷爷救孙持刀伤人获刑最新进展:法院驳回申诉,法院,二审,中级人民法院,杨成杰

海南8岁男孩被一名喝酒的村民卡住脖子,男孩爷爷在事情发生后持刀将对方砍伤,今年5月,潇湘晨报曾报道此事,此事引发社会关注。7月5日,潇湘晨报记者从事件砍人者杨成杰家属处了解到,杨成杰在出狱后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近日,他们已经收到了法院的驳回申诉通知书。

  

  潇湘晨报此前报道,今年4月23日,74岁海南居民杨成杰出狱了,不过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2017的8月31日,同村的39岁的村民杨某全酒后来到他家门口,用石头砸他家的厨房屋顶,8岁的孙子杨睿(化名)出门查看,杨某全追赶杨睿后又掐住了他的脖子,杨睿哭不出声来,眼泪直流。杨成杰得知后提着一把勾刀出门,将杨某全砍伤,杨某全才放手。

  杨某全被鉴定为轻伤,杨成杰坚持不赔偿,两年后被警方刑拘。一审中他被认定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审改判有期徒刑8个月,罪名也是故意伤害。

  一审法院认定杨成杰没有采取对等的方式来制止杨某全,而二审中,法院认定其砍了一刀后,其孙子的危险境地已经解除,后续砍人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

  5月12日,杨成杰对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表示:当时他一共挥了三刀,砍了两刀之后对方才放手,第三刀是因对方再次有伤害其的举动,他才再次挥刀。杨某全则不承认自己有掐住男童脖子的行为。

  而事实上,现场没有监控,对于杨成杰持刀砍上杨某全的具体情形、杨某全在松开男童后是否有继续伤害的可能性,只有现场人员的言词证据,且多有出入。

  有法学专家表示,此案关键在于杨成杰砍击是在何种情况下发生的,而根据现有言辞证据,这一事实存在疑问,“而当事实存在合理怀疑时,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和防卫人的判决。”

  5月12日,杨成杰家属表示,他们正在准备材料,以杨成杰行为满足正当防卫条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为由,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

  7月5日,潇湘晨报记者从杨成杰家属处了解到,目前他们已经收到了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

  

  

  

  潇湘晨报记者在这份通知书中看到,法院经审查,认为原二审判决书已阐明,“经查,当杨成杰看到杨某全双手掐着杨睿的脖子时,要求杨某全放手,杨某全不肯放手,杨成杰便持刀上前砍击杨某全一刀,此时杨成杰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实施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杨成杰砍击杨某全一刀后,杨某全就放开了杨睿,杨睿随即跑回家中。杨成杰在杨睿的危险解除后,出于泄愤的目的持刀继续砍击被害人杨某全,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轻伤的损害后果,不符合正当防卫的主观意图,也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和紧迫程度要求,不属于正当防卫。”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认定有充足的证据材料支持,且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杨成杰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应予驳回。

  潇湘晨报记者曹伟 实习生娄佳

  此前报道

  8岁男童被酒后男子掐脖 爷爷救孙持刀伤人获刑,家属:将申请再审

  今年4月23日,74岁海南居民杨成杰出狱了,不过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杨成杰近照。受访者供图

  2017的8月31日,同村的39岁的村民杨某全酒后来到他家门口,用石头砸他家的厨房屋顶,8岁的孙子杨睿(化名)出门查看,杨某全追赶杨睿后又掐住了他的脖子,杨睿哭不出声来,眼泪直流。杨成杰得知后提着一把勾刀出门,将杨某全砍伤,杨某全才放手。

  杨某全被鉴定为轻伤,杨成杰坚持不赔偿,两年后被警方刑拘。一审中他被认定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审改判有期徒刑8个月,罪名也是故意伤害。

  一审法院认定杨成杰没有采取对等的方式来制止杨某全,而二审中,法院认定其砍了一刀后,其孙子的危险境地已经解除,后续砍人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

  5月12日,杨成杰对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表示:当时他一共挥了三刀,砍了两刀之后对方才放手,第三刀是因对方再次有伤害其的举动,他才再次挥刀。杨某全则不承认自己有掐住男童脖子的行为。

  而事实上,现场没有监控,对于杨成杰持刀砍上杨某全的具体情形、杨某全在松开男童后是否有继续伤害的可能性,只有现场人员的言词证据,且多有出入。

  有法学专家表示,此案关键在于杨成杰砍击是在何种情况下发生的,而根据现有言辞证据,这一事实存在疑问。“而当事实存在合理怀疑时,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和防卫人的判决。”

  5月12日,杨成杰家属表示,目前他们正在准备材料提交给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再审。

  村民酒后掐住男童脖子,老人持刀救孙将对方砍伤

  杨成杰是海南省临高县人。之前他和老伴在家照看二儿子的一双儿女。上个月,他刚刚刑满出狱。

  5月10日,杨成杰以他的角度回忆了事件的经过:2017年8月31日,他正在家中喂猪,突然他的老伴和孙子杨睿听到房顶有异响,出门查看之后才发现是同村的杨某全带着上小学的女儿来到他家门口,用很大的石块往他家厨房房顶扔。

  

  杨成杰家属称,当时杨某全就是用这样的石头扔向屋顶。受访者供图

  杨某全看到杨睿出来后,就对杨睿扔石头,并进行追赶,杨睿跑了一百多米之后摔倒。杨某全追上杨睿后,掐住他的脖子。

  杨成杰的老伴见状便回头来找杨成杰。“她之前刚住院回来。”杨成杰说,他走到大门时也看到孙女和杨某全的女儿,杨某全女儿告诉他:“快点去救杨睿,不然他就被我爸爸掐死了”。

  

  杨成家厨房屋顶。受访者供图

  杨成杰一时找不到孙子,正在寻找时,看到杨某全提着杨睿的脖子向他走来,他走到距离杨某全五六米的位置,要对方放下他孙子,但杨某全没放,并称“要掐死他”。

  杨成杰提着勾刀走近,闻到对方身上有酒味,刚开始想吓唬对方,但对方依旧没有放手,他持刀砍了杨某全的小腿部,对方依旧没放,他继续在相同的位置又砍了一刀,对方才放走孙子。

  “之后他又用左手想戳我的眼睛,我就用刀挡了他的手。”杨成杰说,对方这才蹲了下去,他也离开现场。不久后当地派出所民警找到他,并带走调查。

  杨某全为何要来家中闹事?杨成杰认为,与两人曾因土地承包问题发生过口角有关。

  证人证言上演“罗生门”,一审法院认定不构成正当防卫

  伤人事件发生后,杨成杰不肯对杨某全进行赔偿,2019年7月28日,他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十多天后,他被警方取保候审。

  2020年5月28日,临高县人民检察院向临高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杨成杰犯故意伤害罪。2020年9月7日,临高县人民法院对杨成杰批准逮捕。

  临高县人民检察院指控杨成杰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但未提到杨某余掐杨成杰孙子脖子一事。而杨成杰辩称自己是正当防卫。辩护人给杨成杰做无罪辩护,辩护人称,杨成杰孙子杨睿在被追赶时边跑边喊“爷爷,快救我”,杨成杰在杨某全掐杨睿脖子时向他喊话要其放手,杨某全不肯松开,还回话“我不放,我要掐死他……”,也就是说,杨某全是在实施不法侵害时被砍伤的。

  辩护人提供的证据中,有临高县人民医院制作的内窥镜检查报告单,报告单显示案发后一周左右杨睿在医院检查时被发现咽喉部充血。

  

  一审判决书中记录检察机关对杨成杰的指控,没有提到杨某余掐杨成杰孙子脖子一事。受访者供图

  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成为这一案件的焦点。

  一审法院判决书上记录的杨成杰的供述为:在杨某全掐杨睿脖子不放手后,他持刀杨某全大腿(原文如此——记者注)砍去一刀,杨某全就松手了……其生气再向杨某全的大腿(原文如此+——记者注)砍去第二刀,紧接着向他的左手砍一刀……

  这与杨成杰在庭审中的辩解和接受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采访时所述不符合。

  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查阅一审判决书发现,控辩双方出具的证据主要是现场人员的口供或者证言。当时在现场的主要人员是杨成杰、杨某全、杨成杰的孙子杨睿、杨成杰的妻子苏某某以及杨某全上小学的女儿。

  他们的证词各不相同,近乎上演了一幕现实版的“罗生门”:

  8岁男童杨睿的证词说“杨某全用手掐着其的脖子将其往回拉……爷爷一生气就拿钩刀往杨某全身上砍去,杨某全被砍到后就松开了手,其就往家里跑去,过了一段时间后警察就来到了”;

  杨成杰妻子苏某某的证言称,杨某全在被砍一刀后就放开了杨睿,其老公杨成杰再砍杨某全几刀后,杨某全就倒在地上;

  杨某全的女儿出具证言称,她父亲具体被砍伤的过程没有看到;

  杨某全本人承认酒后砸了杨成杰家房子,杨成杰用石头砸向他和他女儿,后杨成杰又持刀对其进行追赶。而杨某全没有对是否用手掐住杨成杰孙子脖子进行叙述,否认有这一过程。

  临高县人民法院在审理后认定杨某全有酒后用石头砸房子和掐杨睿脖子这一情节,并称该案系杨某全引发,其有明显过错。

  但关于辩护人正当防卫的意见,法院认为:杨成杰在看到杨某全掐着其孙子脖子时,“其没有采取相当手段来阻止侵害行为,而是直接持刀将杨成杰腿部、手部等多处砍致轻伤”,“主观上有伤害的故意。”

  2020年11月27日,临高县法院判决杨成杰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1年,赔偿杨某全5万多元。

  

  一审判决杨成杰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一年。受访者供图

  杨成杰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第一刀具有防卫性质,后续砍击不属于正当防卫

  杨成杰在上诉状中称,一审判决认定“杨某全被砍一刀后就放开杨睿,杨成杰再砍杨某全几刀后,杨某全倒在地上”这一事实过于笼统,没有查清杨成杰是在何种情形下砍杨某全几刀的事实经过,其行为应认定为正当防卫。另外,其还称,杨某全此前就多次有酒后在村里闹事的行为。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后审理后认为,当杨成杰看到杨某全双手掐着杨睿的脖子时,要求杨某全放手,杨某全不肯放手,杨成杰便持刀上前砍击杨某全一刀,此时杨成杰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实施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杨成杰砍击杨某全一刀后,杨某全就放开了杨睿,杨睿随即跑回家中,杨成杰在杨睿的危险解除后,出于泄愤的目的持刀继续砍击被害人,主观上有伤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轻伤的损害后果,不符合正当防卫的主观意图。

  

  二审法院判决杨成杰犯故意伤害罪,但考虑到杨某余有重大过错等原因,将刑期减为8个月。受访者供图

  2021年3月16日,该院对此案进行了二审判决。法院考虑到在此案中杨某全具有重大过错,而杨成杰已是古稀之人,护孙心切,属于激情犯罪,具有偶发性,判处其犯故意伤害罪,刑期改为8个月。

  5月12日,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联系上此案中受害人杨某全,杨某全称,自己伤势没有痊愈,其在描述该事件过程与判决书中记载的相同,杨某全并不承认曾掐过杨睿的脖子。

  杨成杰的家属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目前他们正在准备材料提交给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再审。

  法学专家:单言词证据难以判定关键事实

  针对此案,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永红表示:纵观整个案件,此案的关键在于杨成杰在案发时砍击杨某全的几刀究竟是在何种情形下发生的,这影响到杨成杰的行为究竟属于构成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罪。

  张永红说,由于现场缺乏监控,这一关键事实的主要证据是几个在场当事人的口供以及证词。口供及证词在法律上属于言词证据,也可以起到认定事实的作用,但不能是孤证。但在此案中,对于杨成杰这几刀究竟是在何种情形下砍下,4个现场人员的描述不一致。

  张永红分析,法院认定了杨某全有掐杨睿这一事实,那么杨某全的证词为虚假,不足采信。“杨成杰在孙子被放开后仍继续砍击”这一事实就只有其本人的供述和其妻子的证词,其本人陈述又与之前供述不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认定这一事实存在疑问。而根据法律精神,在这种事实存在合理怀疑的情况下,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断。

  “一审中,法院认为杨成杰没有采取相当手段来制止不法行为,这种认定是不合适的。”张永红说,被告人是70多岁的老人,另一方是40岁左右的壮年,双方年龄悬殊,只要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所需的,就不能认定为“超过必要限度”。

  另外,也不能过分机械地认为只要侵害人停止侵害行为,就不能进行防卫。“停止侵害有暂时停止和永久停止,在本案中,需要厘清的是:在侵害人被砍伤后,还有没有继续加害的可能?”张永红说,在近年的司法实践中,越来明显的趋势是,当事实存疑时,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防卫人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