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企爆雷!最高价中标药品集采,却弃标被罚…3高管也要走人
来源:北京商报 本文摘要:中科联资讯:名企爆雷!最高价中标药品集采,却弃标被罚…3高管也要走人,华北制药,药品,制剂,胶囊,原料药

全文共2386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国家药品集采中第一家因断供被处罚的企业出现!

中科联资讯,8月20日,上海阳光药品采购网一纸文件显示,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放弃中选资格,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被列为“违规名单”。

华北制药备受关注的不仅于此。日前,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收到三份高管辞职报告,分别来自副董事长刘文富、总经理周晓冰和总会计师、财务负责人王立鑫。

首个因弃标断供被罚企业

进入集采目录,以价换量对药企来说是不错的选择。然而,在进入集采目录不久后便主动放弃,华北制药这一波操作引发热议。

根据上海阳光药品采购网发布的《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列入违规名单的公告》,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2021年8月11日,华北制药提出放弃中选资格。

图片来源:上海阳光药品采购网截图

“‘医药长子’也扛不住了?”此次华北制药的放弃引发热议。作为中国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华北制药的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 “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被誉为新中国制药工业的摇篮、“医药长子”。华北制药厂的建成结束了我国青霉素、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缺医少药的局面得到改善。

华北制药因断供被列入“违规名单”,成为国家药品集采中第一家因断供被处罚的企业。经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后,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集采一年两次的常态化节奏,华北制药不仅失去布洛芬缓释胶囊中标资格,还将失去可能在年底进行的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申报资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悉,布洛芬缓释胶囊是常见的解热镇痛类药物,在2020年8月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中,共有4家企业中标布洛芬缓释胶囊,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华北制药,中标价分别为0.2025元/片、0.2025元/片、0.268元/片、0.268元/片,华北制药可以说是以最高价中标的企业。

目前,华北制药断供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已由其他企业补上。根据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的相关通告,经过替补企业遴选程序,珠海润都制药为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山东省的替补企业。

业绩承压高层动荡

药企在集采中出现断供,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背后的原因或有原材料供应不足,原材料涨价等因素。

图片来源:壹图网

事实上,原材料已成为影响华北制药业绩的原因之一。华北制药目前主营业务为化学制剂药、化学原料药、医药及其它物流贸易、生物制剂、医药中间体,主营产品涵盖抗感染药物、生物技术药物、心脑血管及免疫调节剂、维生素及健康消费品等领域700多个品规。

2020年,华北制药扣非净利亏损6191.29万元。华北制药在年报中解释,2020年受疫情因素影响,终端用药需求量大幅下滑,化学药制剂产品市场销售受阻,民众常态化防疫也使得用药数量减少,市场恢复缓慢,销量降低,开工不足,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涨,使得制剂产品毛利降低,公司整体毛利降低。

2021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业绩仍呈下滑态势,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719.99万元。

图片来源:壹图网

业绩颓势下,华北制药的管理层也出现动荡。日前,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三份高管辞职报告,分别来自刘文富、周晓冰和王立鑫。自2016年以来,华北制药的董事长已换了四位。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企业在遇到经营困境时,为适应外部发展环境,企业战略势必要重新定位,对应的是治理结构调整,不可避免的涉及领导班子、管理架构等人事重大调整。华北制药的管理架构、治理结构、文化理念、执行效率显然已经不能适应市场变化,已经走完自己的生命周期。

针对公司人事变动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华北制药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

转型仍在路上

一直以来,华北制药也在积极转型,改善业绩。自1994年挂牌上市后,华北制药效益疲软。2009年,华北制药重组,由控股股东冀中能源开始主导华北制药的转型。在翼中能源主管接手下,2009年华北制药开启了以头孢项目启动华北制药转型。2011年前后,华北制药宣布“以创新驱动发展,实现从原料药向制剂药转变”的战略转型。

2015-2019年,华北制药“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药”三大核心业务收入占比逐渐变化。2019年,化学制剂药、化学原料药、生物制剂在华北制药营收中所占比例分别为54.31%、21.41%和12.66%。华北制药整体业务由原料药向制剂的转变已基本完成。

不过,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随之水涨船高,占去营收的大部分。

2018年,华北制药销售费用突增为26.39亿元,比上年上涨92.56%,占营收比例28.64%。华北制药在2018年年报对销售费解释称,主要为适应行业政策变化,逐步调整营销策略,加强精细化招商和终端销售,加大学术宣传及推广力度,重点提升制剂药、生物药销售力度,销售费用增加。2020年,华北制药销售费虽比2019年下调14.59%,但也达到了27.6亿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较销售费用,华北制药研发投入占比较低。2019-2020年,华北制药的研发投入分别占营收比例为3.37%、4.08%。

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北制药所在的仿制药赛道经过高速发展,现在处于成熟阶段,行业消费达到峰值,行业市场规模不再有新增机会。

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认为,华北制药各方面的条件比较好,但是,产品线过长,或许会消解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显然,打造一个良好的产品生态,或许是华北制药应该注意的。做深做优,独树一帜,经营好“华北制药”这个品牌,需要新的领导班子多加思考和关注。

记者丨姚倩 黄雅慧

编辑丨张雅婧